信息查询

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美国逼近债务红线

从次级抵押贷款开始造成灾难性后果至今已有8年,金融危机的余波并未平息。今年前几个月,美国已经多次触及到了债务上限,其中联邦债务超过了18万亿美元的法定债务上限,比该国国内生产总值(GDP)总额还要高。
  日前,美国一名国会议员援引美联储的文件表示,美联储草拟了大量计划,以应对债务违约问题。这些计划中包括安排推迟付款,以及向投资者借出现金。
  美国是否会再现债务上限大战?
  债务风险影响全球复苏
  美国在2011年和2013年陷入困境,当时由于该国债务问题的政治争斗,令联邦政府几乎无钱付账。
  目前,美国财政部正在取消18.1万亿美元的债务上限。同时,国会预算办公室估计,如果国会和白宫无法就提高债务上限达成一致,那么美国政府在10月或11月之前可能将难以支付账单。
  对此现象,盘古智库学术委员程实强调,美国债务风险将降低全球经济增长的长期中枢水平,并给全球经济复苏带来更大困难。他预测,2015年全球负债率预估值为79.37%,对应的经济增长率平均水平为2.5%,低于21世纪以来全球经济3.9%的平均增速;2015年发达国家负债率预估值为105.27%,对应的经济增长率平均水平为-0.1%,低于21世纪以来发达国家1.81%的平均经济增速。
  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、国际研究学部主任张蕴岭也认为,美国是危机的始作俑者,无论是其内部调整还是其外部举动,都对世界经济发展具有重大导向作用。
  据悉,美国政府也在不断通过采取“非常规措施”避免政府达到债务上限,这些措施包括停止投资联邦员工的养老基金、延迟州和地方政府的特别国库券的发行等。
  资料显示,为了适应不断膨胀的预算,自1917年引进债务上限以来,美国政府已经将该上限提高了100多次。共和党和民主党在预算分配上的争执和对抗,已经把这个经济问题变成了政治问题。美国的债务多由国外债权人持有,债务问题不仅是美国经济的忧虑所在,也是全球市场关注的焦点。
  不仅如此,据美媒报道,美国企业和消费者现在也开始大举借债。继连续三年破纪录后,美国2015年公司债的发行速度处于史上最快水平。投资者通过股票经纪账户的借款水平也屡次刷新纪录。家庭举债增速曾在大萧条期间严重受挫,之后也有所回升。
  不过,张蕴岭认为,也应该看到美国在应对危机时,其调整力度还是最大,由于在去杠杆化、加强金融监控、促进产业回归等方面取得成效,其经济率先进入增长期。美国借助新技术优势、页岩气开发以及深度开放战略,加上几年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,经济出现恢复势头。同时,美元升值,资金流入增加,也促进了其经济增长活力恢复。
  因此,张蕴岭强调,总的来看,未来一段时期内,发达国家经济分化还会持续。美国经济在美元强势、资金流入等利好因素支持下,会维持增长势头。
  全球经济仍存债务隐患
  近日,麦肯锡全球研究机构的一份报告显示,全球债务规模还在扩大。从2007年至今,全球债务规模增长57万亿美元,年均增长5.3%;与信贷爆炸式增长的2000年~2007年间7.3%的增长率相比并没有显着的下降。如果没有金融部门的公司帮助处理债务,世界上主要的经济体甚至没有一个可以降低它们的债务占GDP的比重。包括爱尔兰、新加坡、希腊、葡萄牙等在内的14个国家债务占GDP的比重在过去8年增长率超过50%。
  程实向国际商报记者演算,从未来发展看,2015年,全球债务风险整体上处于持续改善的大趋势中,但依旧不容乐观。利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数据进行测算,2015年,全球债务规模将为64.72万亿美元,同比增长4.34%;负债率为79.37%,同比微降0.56个百分点。
  张蕴岭也认为,2008年爆发的美国次贷危机迅速蔓延到整个世界,导致全球性的金融和经济危机,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转折点,标志着世界经济一轮黄金增长期结束,开始进入一个较长时间的综合调整期。当前,世界经济仍处在后危机的调整与构造期,主要特点是:趋好走向与不确定性并存,发展新环境与结构调整之间的矛盾凸显。



上一条:土耳其面临希腊式风险
下一条:希腊银行业挤兑和破产风险大增 再次面临偿付考验
展开